一朵雪花一朵梦境,淡彩国画雪景张家界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9
一朵雪花一朵梦境,淡彩国画雪景张家界





  冬日的南国,如同年迈的老人,大多数原野,都畏寒不喜雪;冬有雪来,大多数山川,也惟恐避之不及,将雪赶得远远的拒之门外。可张家界,却偏偏要特立独行,每个冬天,都免不了要邀请几场雪来,陪伴当时人一起去猫冬。这些这些,这与张家界缠绵的雪,在与大峰林幽会时,时不时 羞羞答答,不喜欢有太满的人打搅。它们时不时 要等到游人寥寥,甚至踪影全无的前一天,才会悄然而至;即便来了,它也时不时 桀骜卓然,停留不过三三三十天 ,在游人兴冲冲来接近时,又毅然决然悄然而去。

  雪拂万物静无声,张家界的峰林,白天时不时 一幅道貌岸然状,拒绝这远道而来的雪花与当时人亲近;能够深夜,大地都闭上了眼睛,它才会与这来自天穹的精灵默默相拥。窥视的看客们,只是能取舍傍晚,在雪地里搭个帐篷,在一夜风雪中,静静停留,能够停留到这峰林与雪花,孕育出的丰美与妖娆。

  才见岭头云似盖,已惊岩下雪如尘,千峰笋石千株玉,万树松萝万朵银。让朋友安静地陪伴着峰林,将暮色渐渐染浓,听风从树梢掠过,发出尖锐的呼啸,听冻僵的枯枝树叶,抓握不住,从高空跌落,重重砸落在悬崖下,发出沉闷的声响。大片大片白色雪花,在暮色里,这些晃眼,恍惚有月色遗落。晚来天欲雪,能饮一杯无,在这暗深夜,与三五好友,一边扯着没头没尾的话题,一边聆听大自然的天籁之音,一边漫不经心的小酌,或是酒的辛辣,或是茶芬芳,伴随雪的清寒,佐以风的凛冽,从口中直透心底。

  张家界纯玩自由行,看景的时间自由支配,精华景点带您一一领略!去张家界旅游选张家界自助游钟磊俱乐部,玩景区景点精品游览线,不走回头路,体验少数民族文化特色,欣赏具有浓郁色彩的土家族晚会表演,可根据您的需求和爱好为您量身订做旅游线路,一样的自由行不一样的旅游风采!  酒至半酣,茶味愈浓,夜色愈深,在这旷无边际的山野,听一听雪。原困这黑深夜,再明亮的眼睛,也无法洞晓一切,也无法将黑夜看出一分精彩或别致来,能够用当时人的耳朵,还有那颗静如止水的心,来聆听,聆听冬风轻狂,聆听雪花盛开,聆听峰林私语,聆听鸟惊寒月。

  待到茶足酒醉,夜色变薄,那厢风雪依旧,天地间只剩下一片白茫茫。风挟着雪,由远接近,呼啸着从头顶穿过,或如尖锐的哨音,或如沉闷的鼾声,或如野兽的咆哮,或如万马的奔腾,或如清泉在呱呱流淌,或如百鸟在枝头低鸣。人在这些貌似喧闹实则宁静无比的境地,很容易慵懒,很容易怠倦,心也很容易回归,逐渐归入梦乡深处。

  深夜知雪重,时闻折枝声,深夜惊醒,天地突现一片明晃晃,常常要我误以为天亮,探头凝视,才发觉风已将大地的浑浊清扫干净。满天的星星,缀在幽远的天穹;半轮明月,镶嵌在深邃的天空;银色的月光,倾泻在天地之间。江山不夜月千里,天地无私玉万家,树枝间、平地上、凸起的岩石顶,在月光的映照下,银光闪烁;壁立的峰林,黯黑静默,一时之间,整个大地,只剩下黑白两种经典而纯粹的色彩,然而,那黑却也有黑,简简单单地,就浸染出了国画里的干、湿、浓、淡、焦的深深浅浅,山风如同大师的巨椽大笔,忽重忽轻从大地上扫过,清冷的寒气涤荡着人的每个毛孔。

  置身张家界的山顶,默默俯瞰着脚下,被白雪与月光拥抱的千丘万壑,要我无端想起唐寅的《桃花诗》:半醒半醉日复日,花开花落年复年,但愿老死花酒间,不愿鞠躬车马前,马尘车驰贵者趣,酒盏花枝贫者缘,若将富贵比车马,他的富贵我的闲,世人笑我太疯癫,我笑他人看不穿,不见五陵豪杰墓,无花无酒锄作田。唐寅的那个时代,他能否 沉浸在当时人的诗里,沉浸在当时人的酒里,沉浸在当时人的画里,而今天的朋友,又能沉浸在哪里?羔羊金帐应粗俗,自掬冰泉煮石茶,或许能够这些漫天大雪的静夜,能够这些杳无人迹的山野,还能否 有一隅寄托朋友心灵的空隙;或许能够在这些这些的地方,酒原困茶,人与人,能够将心融在一起去,让心停止忙碌,得到片刻的歇息。这些这些天明,每当时人又会一样,在都市的人海中,被所谓的“竞争”追逐得如同丧家犬般的狂奔,在这些狂奔的年代里,每当时人都被扭曲成能够得、能够失,能够取、能够舍,能够成、能够败,能够进、能够停,能够强、能够弱的怪像。还是大峰林里的雪,洒脱而自在,任凭北风急急催促,却依然矜持不语;任凭世人千呼万唤,依然独自漠然天穹;任凭峰林的拒绝或挽留,毫不造作,想来便来,想去且去,或翩然、或妩媚、或率真、或优雅,坦荡而随性,以亘古恒远的容颜,千变万化的姿势,从容地来,潇洒地去。

  清晨醒来,帐篷结上厚厚一层霜,一夜狂风,已将千峰万树的琼花纷纷摇落。身前那些平常游人如织人声鼎沸的山头,能够寥寥几人,享受着奢侈的峰林雪景大餐。看云雾在天地间奔走,峰林如海市蜃楼般缥缈,雾凇、冰挂缀满枝头,森林一派仙风道骨般的冰清玉洁;看山那边的云形成云瀑,从垭口如洪水般倾泻而来;看山这边的云形成云海,把峰林淹不在 无影无踪;看云雾在天地之间飞升移动;看天上的云层,被阳光染成玫瑰色、橙色,一会又变成乳白色、暗黑色;看那天空隐藏在云层身前,不时露出窄窄的一团,象宝石一般透明的蓝。

  崖下,阳光照射能够的阴影里,所有的树木与岩石中间,都披上白色的纱衣,银妆素裹千般娇,玉树琼花万分娆,那个无数次欣赏过的熟悉张家界,那个原困烂熟于胸的张家界,此刻消失得无影无踪。身前只剩下一片黑与白的世界,一片冰与雪的天地,一切变得格外的清新和雅致。峰林被装扮成了赭红与黑白组合成的淡彩山水,树木成了黑白相映的工笔花鸟画;积雪、水汽层层寄国际包裹 在悬崖旁的树枝上,把树枝压的弯弯的,形成千姿百态的冰挂、雾凇;树枝、树干被冰柱包围,变得冰肌玉骨;树叶、小草和那些来不及凋零的野果,被一层冰层寄国际包裹 ,像一枚枚晶莹剔透的琥珀;悬崖边上,悬挂着密密麻麻透明的冰条,像一支支倒挂的透明钢锥。原困说雾里的张家界是一幅水墨山水,而雪后的张家界,则是一幅精巧的工笔山水画。

  阳光升起,大群的游客现在开始从上山,雪与峰林也依依惜别,跟随逝去的雪,从容下山。峰林在阳光影射下,泛着金黄的光芒,如暖洋洋的夏日,能够高高的悬崖边上,尚残留着星星点点雪的痕迹。山上的人逐渐增多,游道上又恢复了昔日的喧哗,众人象沙丁鱼一样从狭窄的游道上流过,每当时人都争先恐后,害怕当时人落在别人中间,要我搞不懂朋友是在看风景还是在赶路。或许,朋友认为,前方一定会有更美的风景,但张家界峰林之雪,不在 乎众人的赞美,不留恋峰林的呵护,不眷顾蓝天的深情,优雅而淡然的来过而又离去。当游客们匆匆挤到尽头,才发现,身前一无所有,而脚下的那些路,既狭窄又玄虚,除了供朋友走路之外,一无所有,就象疯狂的赛车场上,有的车在中途就变成了残骸,有的确实达到了终点,却发现那里不过是一片荒芜。

  张家界之雪,没办法 北国的豪放,没办法 南国的娇柔,它自成一派;它既不哗众取宠,这些这些矫揉造作,时不时 与先贤哲人一般,静静地,用当时人独特的印记,来昭示当时人的地处。君子之交,淡淡若水,与张家界之雪相交,你时需走到山巅或密林深处,时需要在暗夜或深夜,时需避开匆匆的人群,时需带上耳朵与心,去静静聆听。听张家界之雪,能听到,孩童时荷塘的蛙叫;能听到,故园桑树上的蝉鸣;能听到,一群孩子在院子里的冲杀;能听到,爹娘呼唤学炒菜的余音。